理工大学专家在ITER实习

22-03-2022 89

圣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学和国际组织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多年来一直保持合作,并于2017年签署了科学合作协议。因此,理工大学与俄罗斯和其他34个国家的科研组织一起,加入了世界上最大环磁机的创建。理工大学参与实验领域之一是在国际热核计划进行科研实习。理工大学国际事务部的代表会见了物理和机械学院机械与控制过程高等学校的亚历山大·斯米尔诺夫工程师,他谈到了国际热核计划诊断设备的实习、开发与集成,并分享了他在我们这个时代最雄心勃勃项目的工作经验。

理论力学和数学物理高等学校的工程师亚历山大·斯米尔诺夫

—亚历山大 ,您是如何得知在国际热核计划的实习机会,您为什么决定参加该实习

—我从维克托·谢尔盖耶维奇·莫德斯托夫主管那里了解到了实习的机会。理工大学与国际热核计划课题合作已久。特别是在维克托·谢尔盖耶维奇的领导下,正在进行 20 多个项目。由于我参与并继续参与多个课题项目,在国际热核计划实习对我来说是十分合乎逻辑的。

国际热核计划实习前在理工大学过哪些科研项目

—主要是计算力学与强度计算。在我们教研室的工作当中,我特别喜欢这样一个事实:任务虽多,但总是不同的。我相信这是专业成长的关键。在不同的时间,我有机会分析完全不同的系统,从破冰船和冰极气体运输船的负载到飞机降落在反应堆建筑物上。

您可以告诉我们有关更多ITER的工作吗?

—ITER是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简称国际热核计划,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国际科研合作项目。有来自欧盟、印度、中国、俄罗斯、韩国、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数以千计的人在全世界从事这项工作。现在,这也许是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能源实验。它的目标是证明有效的热核聚变可能性。成功将使人类更接近几乎取之不尽的 «清洁» 能源的来源。这样一个事件的意义将很难高估。

—你的团队是做什么的?

—我们致力于诊断设备的开发与集成。由于反应堆主要是实验性的,它可以作为许多实验的场所,研究热核聚变过程与等离子体物理学。观察反应堆巨大真空室内的过程并不容易。设备需要 «生存» 的条件,否则称不上极端。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磁场和等离子体的接近,这是太阳热核的十倍,只是冰山的一角。诊断设备的开发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以确保他们的系统能准确可靠地运行。即使是像热电偶和应变计这样简单而熟悉的测量仪器,也很难设计在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内工作,更不用说复杂的光学、微波、中子、光谱和其他诊断系统了。

国际热核计划经常吸引俄罗斯专家参加实习吗?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可以进入实习?

—国际热核计划定期在网站上发布相关实习机会。具体要求取决于职位的空缺;不同的部门与团队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任务。无论您是工程专业的高年级学生、博士生、还是年轻的科学家,提供的相关实习机会很可能会适合您。然后,您将需要通过选拔,如果您有国际热核计划的经验,那么当然这是一个加分项。否则,据我所知,没有特殊要求。您必须来自国际热核计划成员国,并且您的大学或组织必须就实习细节达成一致。幸运的是,在理工大学,这是相当容易做到的,因为国际热核计划在这是众所周知的,并且在各个领域长期合作。其中,签署了IPA(ITER Project Associate)协议,理工大学的科学家与工程师有机会参观该项目,共同推进、加强合作。我唯一的建议是您需要提前开始制定计划:国际实习和商旅的准备需要一定的时间。

—您所了解到国外的研究活动有哪些特点?

—国际热核计划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最引人注目的是多元文化的环境,这种多样性在这里受到高度尊重。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同事交流与工作,了解更多关于其他文化的相关信息,以及访问语言交流小组,如果需要,您可在其中学习到任何国际热核计划成员国的语言。有时会在餐厅举办不同国家的民族美食日。许多员工与家人一起来到这里,因为他们有一所国际热核计划的国际学校,在那里使用英语和其他语言授课。

否则,我没有注意到任何特别的差异,感觉就像我在圣理工大学一样。同一群人,团结一致,热衷于共同的事业,只不过是在另外一个国家。

—总的来说,您感觉在法国生活如何?多久能快速适应国外的生活这很容易吗?

—我在这里一切很顺利,快速适应了国外的生活环境。但我仍然不习惯一些事情。圣彼得堡是一个节奏相当快的大都市,但在法国南部的小镇与悠闲的生活节奏让我感觉有点超现实。我刚来这里时不懂法语( 国际热核计划官方语言是英语),这可能是主要的不便之处。即使不懂语言也能应付日常的问题,毕竟我们生活在全球化与数字化的时代,但我们很难充分快速地融入当地文化。

—你不久的将来有何具有造性与研究计划?

—目前,我将继续致力于国际热核计划。目前而言,我觉得我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打算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我还想参与到我来这之前加入的联合项目中。我从来没有和理工大学失去联系,有时我甚至觉得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它。我们在高等学校中有一个非常团结的集体,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共同努力并且交流经验。如果没有这种支持,对我来说会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