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宇航员Joseph M. Acaba在我校举办专题讲座

20-03-2019 141

2019年3月18日,NASA(美国宇航局)宇航员Joseph M. Acaba(约瑟夫·M·阿卡巴)应邀在圣彼得堡理工大学为师生作专题讲座。约瑟夫·阿卡巴曾完成了三项空间任务,三次进入太空。本次宇航员来访我校主要是为了推动“国际理工夏令营”空间技术教育模块的发展,在讲座开始前,夏令营负责人叶梅里诺娃和克里莫娃带嘉宾参观了校园,讲座后约瑟夫·阿卡巴接受了国际处的采访。

宇航员约瑟夫·阿卡巴为圣理工师生作专题讲座

- Joe,请谈谈宇航员这个职业吧!对于您来说,这是童年梦想还是长大后的决定?

- 这是一条辗转的道路。在生活中,我并不总是做出对的决定,比如年轻时,我没有进大学读书,而是在金属机器商店里工作。然后进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之后加入和平队的志愿者队伍。后来我在巴哈马工作,担任经理,再后来成为了美国的一名学校老师。

- 那您最后怎么成为了NASA宇航员?

- 2004年5月,美国宇航局启动了“教师——宇航员”计划,我参加了该计划。这个时候,我之前所有的“错误”决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机械设备商店工作时我获得了机械师的技能;在美国海军陆战队培养了成熟的战略思维;在和平队工作期间,我学会了与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人们进行互动;而到了巴哈马,我发现自己可以在有限的环境里工作;在学校的工作说明了我既会“教”,也会“学”。

- 您还记得自己的第一次任务吗?

- 当然了!我们的团队由一名指挥官、一名飞行员、四名飞行专家和一名飞行工程师组成。我是飞行专家,在这次任务期间,我两次进入太空。我的任务是拍摄冷却散热器, 并在其中一个机器上剥下绝缘涂层,照片能够帮助地面专家弄清楚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 第二次进入太空则是为机械臂在国际空间站表面上的移动腾出空间,我被分配到了从站内控制的机械臂。

NASA宇航员Joseph Acaba的讲座现场座无虚席

- 您当时如何准备进入太空的训练?

- 我们的训练非常辛苦,在地球上,穿着宇航服的宇航员需要在特殊的水池进行训练,这样的条件会尽可能接近真正的失重状态。穿上宇航服后操作人员既不会下沉,也不会漂浮。在水池中,宇航员练习他们在太空中将要做的动作。另一方面很重要的是,如果宇航员在太空中不慎滑落什么工具,就不可能拿回来了。

- 您的任务花了多少时间?是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次任务的?

- 第一次任务为期两周,而准备下一次任务则花了两年时间。这次我在国际空间站上度过了120多天。这两次主要的空间任务是科学研究和试验。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项目是关于森林火灾的,从太空中可以看到火灾带来的后果。

- 宇航员会有些什么特别的传统吗?

- 当然了,有很多传统,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传统。我很喜欢拜科努尔发射场的宇航员大道,每次出发前每位机组成员都会在那里种下标记有自己名字的树。俄罗斯的另一个传统是在出发前一天观看电影《沙漠白日》(«Белое солнце пустыни»),这是一种仪式,每次升空都需要做。另外,出发前宇航员还会在拜科努尔博物馆里留下自己的签名。

- 在太空中是否真的会有惊人的视力?

- 一部分是这样的。当上升到地球轨道时,你可以看到最细节的一切。还有另一个特点是人类视觉在太空中很难确定物体的形状,因为没有半影。值得注意的是,长途飞行可能会造成视力损害,大约60%的宇航员会面临这个问题。

-您一共在宇宙度过了近306天,请告诉我们,需要多少时间适应国际空间站生活?

- 基本上是这样的。要知道,在哪些时候你需要按照其他规则生活,例如,通常意义上的“淋浴”是不行的,为了让水不会在整个飞船上“散开”,宇航员只需用水润湿毛巾,连清理指甲和剃须现在也需要靠近一个收集小“垃圾”的特殊通风位置才可以。

- 食物应该也很特别吧?

- 当然了,不过有一次我们团队一起做了比萨饼,这个视频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我们办了一个比萨饼晚会,在我看来并不比地球上的更差。俄罗斯宇航员不知怎么就准备了新年“奥利维尔”沙拉,这大概是用了太空技术吧(笑)!

- 您在太空的自我感觉如何?远离朋友和亲人的感受?

- 在太空我感觉很棒,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当然了,远离家庭是很困难的。但我们每周都会通过视频打电话,在飞行前,每位宇航员都必须接受心理训练。此外,我觉得在地球上的时候人们比我们自己更担心我们。

讲座期间学生向NASA宇航员提了许多问题

- 父母可能非常担心?

- 对于父母来说,我们永远都是需要照顾的孩子。我的第二次任务期间,刚好是我的生日。我的父母来到在莫斯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在直播中为我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这是一个令人非常感动的时刻。所以即使你不在地球上,父母也会关心你。

- 当宇航员返回地球时会有什么感受?

- 当你着陆时,全身都会感到沉重感,手脚好像都有一吨那么重。恢复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的人很快就没事了,比如我需要一天时间恢复。今天国际空间站上有一些特殊的训练设备,可以帮助肌肉快速适应返回地球的环境。

- 您如何看待太空旅游的发展?

- 太空旅游业当然会发展,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人们将有机会进行更远距离的飞行。 新的空间站和空间基地也将出现,太空不仅可供专业人员使用,也可供一般研究人员使用。

Joe,学生们非常喜欢您的讲座,整个现场都坐满了同学,大家都不希望您离开,请问您有打算再来理工大访问吗?

- 当然,如果我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会来到理工大学再次与学生们讨论这个神奇的空间世界。

-Joe,感谢您接受采访!祝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