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圣理工积累的经验仍将发挥作用

06-07-2020 75

2019-2020学年即将结束,这也许是理工大学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一年。从3月16日开始,几乎整个第二学期,学生和老师都没有去过教室,而是通过远程形式上课和考试。

COVID-19:圣理工积累的经验仍将发挥作用

当然,在过去,理工大学的生活也曾停止过。1905年1月至1906年9月,由于第一次俄国革命,学校没有上课;后来是伟大的卫国战争。而现在,和平的2020年却带来了新的威胁,这次是来自于一种未知的冠状病毒感染疾病,席卷了整个世界。但圣理工的生活一天也没有中断,得益于优秀的运营管理、发达的高科技以及高水平的IT专家,使学校能够以在线形式继续开展教育、科学和社会活动。

由于未知疾病具有很强的传染性,所以必须尽快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并取消聚集活动,包括教室和实验室的课程。采用远程教学,学生可以在家学习,不需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学校建议市外学生在此期间返回家乡。但并不是每位同学都有这种可能性,因此为了住宿学生的安全,宿舍制定了严格的规定和防范措施。然而,并不可能掌握每一个人的行动,尤其是在宿舍以外的活动轨迹。新型冠状病毒的特点是,即使在出门到商场停留的一段时间里也有可能被感染,因为并非所有彼得堡人都认为有必要戴口罩,这也就违反了市政部门的要求。理工大学附属技术学校的一名学生被送进了医院治疗,他住在第16号宿舍,在其确诊后该宿舍共有110人被隔离观察,学校为这些学生提供了食物、饮水和个人必需品的保障。为了在精神上支持他们,大家在社交网络上建立了#Politekhvmeste标签,并推出了一场快闪活动,许多同学都上传了为他们打气的照片。

最后,隔离观察期顺利结束,那位被感染的同学也恢复了健康。但过了一段时间,该类事件发生在了第13号留学生宿舍,而这次共有540人需要被隔离观察。按照俄罗斯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公益监督局的要求,他们不能外出。

所幸的是,由于措施及时,所有同学都是健康的。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同学们依然保持毅力,没有抱怨,我们应该向他们表示敬意。我们请部分同学分享了他们的感受。

广告与公共关系专业大三学生Bibars Bara:隔离期很困难,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乱,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但在我看来,学校已经尽了全力。所有住宿学生都收到了经济补助,每天医生都会给大家测量体温,厨房和走廊里也配备了口罩和消毒剂,还可以向心理专家免费咨询。特别是,宿管员一直与学生保持联系,并尽一切可能听取学生的意见,让他们放心。

起初只封闭了三层楼,每间房只允许一人每两天出去一次,可以去商店或药店,为自己和同屋购买必需品。然后,宿舍完全封闭,只能在网上订购食品,并通过宿舍的保安或志愿者帮忙收取。在我看来,他们的工作十分重要,工作量也很大!

按照时间表,每天可以做两次饭,每次30分钟。每天都有清洁工打扫所有的走廊,有时一天两次。

我所就读的传媒与公共关系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也一直与所有被隔离的学生保持联系,从精神上支持大家,还给我们带来一些食品。在一位女同学生日的时候,老师们给了她一个惊喜,送来了蛋糕和礼物!

当我们在隔离时,考试期开始了,所有时间都花在了考试准备上。可以说,这是一段难忘的时期,虽然并不是在好的方面。我相信学校已经尽了全力,确保学生安全以及隔离期顺利结束。我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再发生在我们身上,也不要发生在别人身上。

计算机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硕士毕业生Abubaker Issa:有的人很难度过隔离期,但对我来说,一切都很顺利。我的时间专注于毕业论文,练习在学校学到的知识,还可以休息。当我们需要购买食品的时候,就会在网上订购,再由学校安排的志愿者送货。学生会在物质上提供了支持,而PolyUnion国际俱乐部也为预科部的同学提供了帮助。

广告与公共关系专业大二学生Ngueng Hang:在隔离期间,我一开始觉得有点害怕,但还是度过了这段时间。我尽量把房间打扫干净,经常洗手,做饭的时候戴上口罩,并遵守宿舍的规定。学校的帮助非常大,给我们送来了食物、口罩和手套。此外,学校工作人员也给我们打气。我当时在房间里锻炼,保持健康,并准备考试。当然,那是一段困难的日子,但为了保护自己和他人,这是无法避免的。我的美好回忆主要是来自学校的支持,学校在各方面都为我们提供了帮助。我认为,圣理工是一所非常友好的学校。感谢学校!

从6月15日开始,圣理工部分解除了疫情期间的严格规定。从6月28日起,学生城的部分限制也已经解除。不过,学校呼吁所有员工和学生不要松懈。校长办公室主任兼防范冠状病毒感染行动指挥部主任弗拉基米尔·格鲁霍夫在圣理工学术委员会在线会议上表示:“风险仍然存在,因此有必要保持校园出入制度的强化管理,并支持学生城特别居住区的工作。这种经验应该保留下来,以便在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下使用。同时我认为,有必要在本校最高管理机构学术委员会中设立安全和紧急情况特别委员会。”

安德烈·鲁茨科伊校长对组建委员会的提议表示支持,他指出:“我们需要在学术委员会设立这样一个工作机构,因为挑战的来临是很意外的。形象地说,现在把‘武器’收起来还为时过早。圣彼得堡的情况非常复杂,当8月下旬各地区的学生返回本市时,可能会再次出现增长。我们会和部里协商,但必须意识到,我们有可能会继续开展远程教育。”